鼎丰娱乐场-疫情严峻,美国频扰南海意欲何为?

鼎丰娱乐场-疫情严峻,美国频扰南海意欲何为?

5月1日,长期追踪美军战机动态的社交媒体“飞机守望”(Aircraft Spots)发布消息称,美国空军两架B-1B战略轰炸机,从本土的南达科他州埃尔沃斯空军基地起飞,开展长达32小时的远航飞行训练,并在南海上空进行了飞行。

4月30日,该账号还公布了美军EP-3E电子侦察机在台湾海峡南端附近海空域绕飞。

这已是4月以来,美军军机第13次在台湾岛周边空域飞行。而此前美军的反潜机不止一次经巴士海峡进入南海飞行。

4月28日,美国太平洋舰队发布消息称,当天美海军导弹驱逐舰“巴里”号进入西沙岛礁海域执行“前沿部署任务”。

这艘母港为日本横须贺基地的美军战舰,4月10日与23日曾先后两次穿越台湾海峡执行所谓的“一般任务”。

全球抗“疫”的非常时期,在自身疫情危机仍未见底的当下,美军依旧凑了凑还能活动的家底,派出各类侦察机、反潜机甚至轰炸机,蜻蜓点水般高频次地擅闯我南海台海邻近海空域。

究竟为何?

一、频频来扰 折射美国的“战略焦虑”

4月30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将美军在南海的活动解读为,“对中国南海主权接二连三的挑战”(back-to-back challenges)。

实际上,自特朗普政府提出“印太战略”(Indo-Pacific Strategy)将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strategic competitor),美军便增加了在台海、南海等敏感海空域介入的频率与强度,妄图以军事震慑挑战中国的主权、安全与发展利益。

如今,自身应对疫情不力美军最先想到的不是好好治病,而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认为中国等大国可能会“军事冒险”。

4月初, CNN曾发表一篇评论称《冠状病毒可能给中国在南海打开了一个缺口》

文中引述美国太平洋司令部联合情报中心前作战主任舒斯特的判断称,“美国海军面临冠状病毒的挑战,中国趁机来提高其在南海的地位,让外界认为在美国陷入瘫痪之际,中国能在南海随心所欲。”

无独有偶,美国国会山报也发文:《疫情之下 各竞争对手试探美国防务能力》,妄称“疫情期间中俄等国家趁火打劫,对美军海陆空防务能力进行试探”。 

同时,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在近日一次公开讲话中说:“我不想让世界上任何人认为我军现在的战备能力下降了。美军依旧保持高战备状态有能力响应任何威胁并保卫美国人民。”

听其言,观其行。不难看出,美国依旧死性不改,固守所谓“大国竞争”的冷战思维,所以才会在疫情危机中频频挑衅看似咄咄逼人,实则色厉内荏。

二、搅动地区局势 借机拉拢盟友

近些年,南海出现越来越多积极因素,区域经济一体化逐步建立,各国强调和平、合作、协商解决分歧,发表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但美国却从未间断渲染“中国威胁”,表面声称“立场中立”,实则不断巩固与菲律宾、越南等国防务合作。此次又趁中国与东盟各国联合抗“疫”之机,急于使各国领土争端国际化。纵容与中国在南海存在领土争议的国家采取单边行动,就是为了把南海的水搅浑,从而凸显自身军事存在的意义。

美国海军4月22日发布消息称,美利坚级两栖攻击舰“美利坚”号、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巴里”号、提康德罗加级导弹巡洋舰“邦克山”号组成“远征打击群”(Expeditionary Strike Group),近日在南海海域活动,旨在“促进印太地区安全与稳定”(in support of security and stabilityin the Indo-Pacific region)。

而上个月“巴里”号导弹驱逐舰第二次穿越台湾海峡时,正值解放军在南海附近水域进行年度例行演练,美海军此举不免意味深长。  

对于此次在南海的搅局行为,美国印太司令部发言人尼科尔·施威格曼在给美国海军协会网站(USNI)的一份声明中重提“自由航行、飞越”(freedom of navigation and overflight)的陈词滥调,强调“支持印太地区安全与繁荣,支持盟友与伙伴谋求自身利益的行动”。 

对于美国这种表面“中立”实则搅局的虚伪,美国学者傅泰林(Taylor Fravel)早就批判过:

美国政策中似乎有一种固有的矛盾:一方面声称要置身地区争议之外,另一方面在该地区的行动又不断抬头,尤其是在认定中国为“该地区紧张局势加剧的根源”之后。

三、后疫情时代 美在印太地区的动作值得警惕

如果说美军在疫情危重之时,于敏感海域 “秀肌肉”更多是一种政治宣示。但透过疫情迷雾,美军加速调整在印太地区的战略部署尤其值得警惕:早在一个月前美国海军公布了其未来十年的转型规划。《华尔街日报》刊登分析文章称 “此举意在应对不断壮大的中国海军。” 

此外,美军印太司令部近日向国会提交了一份200亿美元清单:

呼吁在以下五个方面增加投入:

1. 提升联合部队杀伤力(Joint Force Lethality)

2. 改进兵力结构及部署态势(Force Design and Posture)

3. 强化与盟友及伙伴的合作(Strengthen Allies and Partners)

4. 加大演习、试验和创新力度(Exercises, Experimentation, and Innovation)

5. 加强后勤和安全保障(Logistic and security enablers)

从而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潜在对手”实施有效威慑,而该“愿望清单”得到了美国两党难得的一致认同。

4月23日美国利益网站发文承认美军军力因疫情受损,但同时特别强调:虽然疫情期间“软实力”博弈激烈,但地缘政治竞争的核心工具既不是外交和虚假信息、也不是纯粹的经济实力,军事力量才是国家之间较量的决定性因素。

4月30日美国《星条旗报》(Stars and Stripes)报道称: 美国空军表示,美军两架B-1B战略轰炸机30日在南海飞行,是美国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和美国战略司令部轰炸机特遣队联合任务的一部分。此次任务进一步验证了美国空军的新“动态武力运用”作战模式。该模式旨在让美军轰炸机在全球的存在与行动更难以预测。

由此可见,严峻的疫情危机并未让美国好好反思,反而似乎更加坚定了其穷兵黩武的脚步,所以疫情期间仍不断加紧战略部署加速转型、增加军费。这与美国多年在世界强推的“强权即真理”、弱肉强食的“丛林逻辑”一脉相承!

面对美国逐渐显露的獠牙利齿,面对即将到来后疫情时代,印太地区秩序如何构建?某些国家是继续追随美国舞刀弄枪?还是协力合作使各国乃至世界经济走出“ICU”?

临了,还是再奉劝美国一句: 有病治病,没病抗“疫”!

(中国人民解放军南部战区官方微信公众号“南部强军号”转自中国军网)

责编:赵宽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shoescollectio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